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不会起名并且似乎没什么意思的狐首狐[2

ooc我的。首无也是我的#
突然想起来还有个坑没填x#
两个直男互相掰弯!#
狐首狐注意#
自从被麒麟不带一点留情的抽打了一顿之后,崽有一段时间都是处于“什么玩意儿小生居然这么弱”的情绪里不可自拔,实在看不下去的晴明只能把他提溜进结界里让他先缓冲个一段时间。
“哈?你居然真的只带了他和几个狗粮就去推一星麒麟??”
首无抽了抽嘴角,差点一个手抖就将手中的风筝线都扯断,起身理了理脑袋打个招呼便自说自话的独自离开了一段时间。
嗯,回来的时候自然是带了一堆的觉醒材料,金色紫色蓝色花里胡哨闪来闪去,让人由衷感叹一句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被打死
“是这样的,崽啊。你看。我们家里还有个阎魔要觉醒呢是吧…”
晴明将手握拳放在嘴边干咳两声义正言辞的说到。
“你可以让判官孟婆还有鬼使兄弟带着她去啊。”
首无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紧了紧怀里装着觉醒材料的包裹。
偏心,崽长大了不要阿爸了。青[lao]年晴明捂着胸口一脸“寒风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崽叛逆伤透爸的心”。
“我怀疑你需要莹草给你的脑袋叮一下。”
丢下一句话之后首无加快了脚步一下冲进了结界里。
“卧槽。”
“现在的r卡都这么吓人的吗。”
被放养在结界里的黑白达摩顿了顿,盯着硬闯进来的首无感慨了两句就十分主动的让开一条路。
“喂。妖狐。”
首无将包裹往伞妖结界里一丢,精准的打击在狐狸面具一角,险些击落。
“吃了他们,然后…以后就跟着我和莹草一…”
“小生拒绝!”
刚想开口的首无被狐毫不留情的打断,脸色阴沉的看着抱着包裹语气嚣张的妖狐。
“小生要和美丽的命定之人一起战斗,才不要和你一起。”
妖狐撇撇嘴,丝毫没有被人威胁到的样子起身将包裹放在伞妖结界边缘就慢吞吞退到鲤鱼旗旁,扳着手指有板有眼的开始计较起他的缺点。
“你看看你啊,脸这么青,哪里比得上少女的皮肤?”
“完全没有一点女性特征,哪怕连个辫子都是在你觉醒之前。”
“脑袋整天飘来飘去,谁知道你的头会出现在哪里,小生可是观过战的。你被召唤出来的时候脑袋分明是从高处掉下来的!”
“blablablabla…”
最后妖狐被忍无可忍的黑白达摩和首无合力捆了起来才开始惊恐:“你们要干she…??????”
首无举起包裹放在一边跟来的晴明怀里:“行了晴明大人,我觉得是时候给他觉醒了。”
“……”很强。





觉醒的妖狐看着手上拿着的面具心里挣扎了半天才没有再次戴上,理了理额前碎发将扇子一开:“你就是小生的saber,呸,命定之人吗?”
“不是,我是你的意大利炮。”
首无十分利索的回答道。
“???”
向二营长势力低头。
“虽然不能编入平时的正式队伍,不过偶尔还是可以去帮忙打打御魂觉醒什么的,这样莹草的压力会小很多。”
首无收起手里的虚·二营长的意大利炮·无符咒,看了看举着枫叶的莹草沉思一会儿开了口,“下次帮你去打点吸血的御魂好了。”
“我难道不是应该负责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到八岐大蛇放弃希望吗?”
“醒醒二突子,你现在一套走还没有我的虚无一半高。”
于是发愤图强的崽在半夜努力的突起了木桩。
狐无压力则不突。——首无

-tbc-
啊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下一次更新是什么时候。die。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