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酒和天麻

#我流镜头and思维跳跃注意
#私设道士白x天麻鹊
#ooc我的,脑洞大破天,玩梗上手速度特别快
#大概有后续

5
闻言扁鹊上下仔细打量了一遍这个眼睛都快瞪出来的道士嗤笑一声,特地用上敬语来讽刺挖苦:

“这不是前不久刚大闹狄仁杰狄大人府邸不成被人密探李元芳连人带酒壶一到丢出衙门的酒鬼李白大道士么,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据说您被丢出门去的时候好像还喊了句大不了回你师父那去讨点酒钱,怎么,看您现在这落魄样……?
顺带一提,小店人手不缺,您要是手头紧不如去对家花楼舞舞剑耍耍美色?”

让旁人听见医生这几乎词句里冒火星子的话多半会吓撅过去倒地不起,主要是因为这扁鹊医生呢平时性子不愠不火说得上是冷淡里的一绝。
至于这欠削的李白究竟是个怎么回事,还得娓娓道来。

6
说那扁鹊第一次化形还不熟练,光不溜秋一身哪怕是棵草那也知羞啊。
他就躲到树后边,等着对着自己第一个遇见的人的穿着化个模样,下个誓说以后都这么穿基本就没错了草也得有点固定特色。
这好巧不巧,缘分天注定,喝的昏天黑地半个袖子都脱了的李白李道士误打误撞走错个山头闯进了扁鹊的视线。虽然直觉告诉他有些不靠谱但扁鹊还是尽量还原这装束,并且善心大发的把李白直接从山头滚了下去。

可以说非常的扁鹊式仁至义尽了。

好嘛。结果扁鹊人上了集市准备去找间店面盘下来,却被人指指点点一路,这换谁都得不爽不是?
被吵的不耐烦的扁鹊随手揪了个男路人的领子浑身冒着黑气质问:

“我这一身,有问题?”

“有、有!!你你你你怎么能裸着半边!”

扁鹊心道:……。我擦?那那个道士怎么上的街?!
本来就是容易害羞的性格,这回逼得小医生鼓着脸冲去巷子硬是给裸着半边儿变出无数圈的绷带大概可以说是能焐出痱子的程度才消停。
从此这梁子就结下了。当然,是扁鹊单方面的。

7
那李白李道士也是个有脾气的人,这么一顿明朝暗讽下来傻子都晓得这在暗着拒绝,好了嘛,连累上之前被师父刚下山的憋屈气一点即炸。

“嘿我说你这大夫咋这么阴阳怪气的,我怎么惹你你就火气这么大啊?!”

扁鹊一时语塞,沉下脸把药材往桌上狠狠一拍从柜台后边走出来站在李白面前。
然后把腰封拆了衣服一下子拉开,做的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得,现在李道士是真炸了。
毕竟当得只剩一条亵裤留在袍子下这也不是他自愿的。(其实是的
扁鹊也有点傻眼,他以前明明记着这家伙以前里面还有件白衬衣,当初也是他自己图了方便没有用道行换上,觉着那浪费。

扁鹊心道:这回栽大发了。

————
tbc
毒草:唉咋还没我戏份呢。心痛了。
后排圈sin @Sin@白鹊失心疯
我更新了(伪的)睡觉睡觉。哈欠

酒和天麻

#我流镜头and思维跳跃以及ooc注意
#白鹊
#试图复健,鬼知道这什么标题
#写点什么好呢…
#不知道有没有道士白和成精鹊?撞梗致歉

1
李白是个道士,插科打诨叮呤咣啷欠下酒钱,被道人师父吹胡子瞪眼地一脚蹬出了家门。
“哎呀这个死板的老头…”
他起身拍掉衣摆上沾着的灰,一手捡起拂尘甩到背上,再把酒壶认真的别在腰间,满不在乎的沿着山路走下去。
“不就是几两酒钱么,真是。”

2
扁鹊是个精,但他不是什么鸟精。
人是正经的草精,还是年份到了然后成精的中草药。
抓去可以抵百两酒钱[…
万物相生,相对而生。扁鹊的旁边就是一棵差点成精的毒草。
在还没成精的日子里,扁鹊每天一边吸收天地间微薄的灵气,一边受着邻居的荼毒,结果长歪了。
别的成了精的中草药,人那都是心怀天下要解救苍生于水火之中。
扁鹊独树一帜,下山开了个药店,大标四字:活人不医。
不光如此,他还在后边的小院里干起了卖毒药的行当——为了正确分别哪些是剧毒的药,他只当做没听见邻居的嚎叫,把人…不,把草连根带土地移植到了小院的花盆里。
——方便出去采药的时候携带。
“再说一遍,本店活人不医。”
扁鹊抬头看了一眼进门的不速之客,看他动手动脚似乎对自己的中药图谋不轨,这才开口制止了他。

3
李白下山之后摸了摸钱袋,发现真是剩了没多银子,砸吧砸吧嘴谋划着又去赊了一把酒钱之后瞅见一家占地算是中等但看起来人有些少的药店。
“唉,想我堂堂青莲道人,居然要沦落到去给小药店打下手…”
醒醒,李白先生,人家根本没贴招人的纸。
“哟,这不是在师父院里看见过的草药嘛,给他宝贝得…呿。”
背着拂尘的道人刚进门就注意到一溜的药柜,以至于忽略了站在药柜旁边存在感不是很高的店主。
当扁鹊开口说话时,李白还被吓了一个激灵。
“咦,这不是个人啊…”

4
道妖见面,分外眼红。
可这眼红的只是李白一人儿。
“哎哟我滴师父…这他*的是个成了精的天麻??”
李白摸索着下巴,灵机一动。
“嘿,小医生,你们这里收下手不?”

-tbc-
扁鹊:不收,快滚。
等我放假再继续写[……
把熟了一半的铲出锅[ni

是个假的党费[……
p2的帕佩是望流儿的pa!!一时间忘记叫啥了…[抓耳挠腮
总之大概就是这样!嗯!晚安!?

一个说好的狐首狐彩蛋

看那么多人都说小裙子那就小裙子好了←
哦哦西我的人物网易的但我不管反正首无是我的←
官设里不存在的过去,请当做另一个设定大同小异的平行世界←

首无成为妖怪的不久之后,就在路上偶然捡到了一只额头上有花纹的漂亮妖怪。
这妖有些弱,尾巴和耳朵大摇大摆的展现在首无面前。
首无在那段时间里有些迷茫,杀他的人死了,国也破了,他似乎短暂地失去了目标。
妖狐的到来很好的缓解了这一部分的情绪,使它不再那么明显。

“喂!那个没脖子的!”放肆的妖狐并不知道面前这个妖怪的名字,他只知道他现在需要有妖带着他找到他的母亲。
“……”他虽然没脖子但是他有名字。首无淡淡的瞥了妖狐一眼,停下脚步。
“那个,你有看见我的母亲吗!是非常美丽的狐妖!”妖狐说起这事是十万分的自豪,他认为他的母亲是整个妖界最美的生灵。
“…没有。”首无想了想还是老实地回答了他。
孰料话音刚落,腿就被这家伙结结实实地抱住,首无甩了两下没把他甩下去顿时黑了一张脸,“下去!”他命令道。
妖狐在这方面还是机灵的,他很坚定的摇了摇头:“你要带我走!”

至于为什么首无真的最后把这家伙带在身边一段时间,谁知道呢。

某天首无提溜着妖狐去经常去的地方捕捉食物时,偶然间遇到了平时根本不会出现在这一带的妖怪。
首无将妖狐挡在自己身后迅速的拿出纺锤瞪着妖怪,正在首无画下一个无字即将拍向妖怪时,他感受到了身后传来的劲风。
——不好!身后!
首无正在这么想的时候就胯下一凉,一个微小的风刃打在了对面的妖怪身上发出了轻轻的“啪”一声。
“……”这是被掀起被妖狐叫做裙子的首无。
“……!”这是犯了错觉得马上要大祸临头头皮发麻的妖狐。
“……?!”这是被打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愣在那里的外来妖。
首无迅速抓住了这个机会击倒妖怪,随后阴沉着脸转头垂眼看着妖狐一字一句:“你想怎么死?”


做梦做到这里,妖狐硬生生被前辈的脸给吓得坐起。
而他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找首无,而是抱着头悔恨自己居然没有看清胖次的颜色。

然后这天一大早妖狐就被莫名发脾气的首无揍了一顿,美名其曰日常锻炼。
#失去文力我大概是一颗废ball,窒息。#

80fo大感谢

我天我居然不知不觉80fo了这日子过得真快说不定下一会就百fo了
好的屁话不多讲有没有人要点蚊啊xxx
可点白鹊狐首all首‼(•'╻'• )꒳ᵒ꒳ᵎᵎᵎ
( ̄^ ̄゜)白鹊评论扣一可以的话带梗
狐首2最好带梗x
all首3!点名cp最好带梗√
‼(•'╻'• )꒳ᵒ꒳ᵎᵎᵎ想起来还拖欠一篇狐首扣四更新么么哒!
不开车!不开车!擦边球可以试试xxx
到时候看哪个数字多啦√
最后占tag致歉!

不会起名并且似乎没什么意思的狐首狐[7

狐首狐注意#
终于完结了我都被自己感动哭了#
彩蛋完结后不定时掉落注意查收#
ooc我的,首无是各位的#
两个直男[?]互相掰弯#
要说首无为什么没有对妖狐这样有些给给的行为厌恶的话,大概是因为他生前是军中的人吧。
暂且不论当时男风是否在民众里收到欢迎,仅他见过的与他在军中听过的这样的事,就已经可以了解到些许。
至于妖狐就完全是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阴阳师在女式神闲聊的时候偶然听见了一耳朵,才恍然地了解到妖狐最近出勤率很高,并且常常是主动离开寮里的原因。
女式神们集体转头看了一眼阴阳师之后,猛的一拍拍台阶,就把阴阳师拖了过来。


之后的三个月,妖狐都和首无一起行动。
妖狐想着:“说不定多一突二突几下阴阳师就把我换下来了吧。”
结果在他这么干一个月之后,阴阳师还是没有把他换下去,妖狐和首无就都察觉到不对劲了。
“阴阳师大人!”
“阴阳师!”
“……?”
“他/我这么浪费火能不能把他/我换下去!”
“不可以。”
妖狐沉默了半晌:“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你说说我误会什么了。”
“我……我…”妖狐深吸一口气,我了半天还是没有下文。
“误以为他和我闹矛盾?”首无帮他接了下文,却是完全没有表达出妖狐的意思。
“啊,这可没有。
“妖狐你也不小了,这些天我准备让你和首无再接触一段时间。
“因为大天狗的缘故,以后首无可能要被坐敷换下去。
“首无的御魂已经跟不上,寮里也不止他一个单体输出,比他强的也已经有冒出头的几个了,比如你。
“所以他大概要先冷藏一段时间。”
阴阳师开口,报告了最近为什么没有换掉首无妖狐这个组合的最终答案。
“……这样啊。”
信使很平静,只是点了点头。
“什么?他不是你家主力吗!?”
反倒是妖狐有点激动,将扇子狠狠拍在桌上。
“主力,也是在以前的主力了。”
阴阳师不再多说,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妖狐,就把他们赶了出去。


“阴阳师肯定是开玩笑的。”
妖狐嘟嘟囔囔着,也不知道是在跟他自己讲还是安慰首无。
“我倒是觉得是真的。”首无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倒是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怕被坐敷骂说浪费火?”
“小生会怕这个??”妖狐跳脚,扯着信使的围巾把他往眼前狠狠一扯,“你觉得小生会怕那种事情吗?”
首无猝不及防被一扯,空出手来把自己的头按在身体上的同时,差点给妖狐一锤:“你发什么神经?!”
“我没有发神经!”
“胡扯!”
“我就是没有!”
“不信!”
——和前辈赌气的妖狐,在首无拔高声音开口之后,狠狠地亲了上去。
……
…………
………………
结果如传言一样,被首无奋力打出来的1w+虚无,打回了纸人。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就这样草率的结尾了万分抱歉!
首无不上场一个月之后:
阴阳师搓了搓首无的脑袋,给他换上了一套新的全五星御魂,其中三个是+12。
妖狐:这就是你冷藏他的理由吗!!
阴阳师:吸吸。

不会起名并且似乎没什么意思的狐首狐[6

狐首狐注意#
尽量在这周完结[。]#
争取半夜双更好了x#
ooc我的,首无也是我的#
最后妖狐直到阴阳师去睡了才见到首无。


换上觉醒之后几乎没有再穿过的常服的妖怪,或者说鬼,显得更加稚嫩了些。
妖怪就那么静静地站在池塘旁的石头上,不在意的让冥火将自己的脑袋托起又放下,盯着池面半晌没有移开眼睛,空洞到让人心疼。
——“出来吧。”
首无抬手揉了揉眼睛,平淡的开口。
“…呃。前辈?”
“?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喊我?”
“……”妖狐也回答不上来,只能也跟着站在石头上,“你在看什么?”
“在看一个妖怪。”
“鲤鱼精小姐?”
“……”这次轮到首无无言以对,半蹲在水池旁边一手遮住了双眼。
——“好吧好吧…不和你开玩笑。”
妖狐甩了甩蓬松的尾巴,唰的打开扇子半掩面咳嗽一声。
“要说什么?”
年轻的信使敏锐的察觉到了,仰起头和妖狐对视着。
“……”
“……?”
——救命小生好像真的要弯了??
———不不不这绝对是依赖心理。
没有研究出答案的狐狸狼狈的逃跑了,就像思春期少女一样,面对着某些人[?]没有出息的逃跑了。
——喂喂,你明明是只久经沙场的老狐狸啊。
首无叹了口气,起身拍去身上灰尘,也慢慢的走了回去。


在这之后,妖狐都尽量的避开首无,甚至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寮里新来的式神或者自告奋勇的带狗粮——目的只是为了白天能尽量少一点的和首无接触。


在那一天目睹了全过程的鲤鱼精小姐,只是单纯的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觉。
然后一传十,十传百。
最后变成了“著名老司机妖狐妄图勾引大崽子首无却被一记虚无打的落荒而逃”,至于这种和击鼓传字的结果一样的谣言是怎么传出来的,谁知道呢。
——当然也只是在女式神之间传传而已。
-tbc-
低产似ssr。
马上就要完结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彩蛋大概会不定时掉落注意查收!"٩(๑ᵒ̴̶̷͈̀ ᗜ ᵒ̴̶̷͈́)و

悄咪咪屯个狐首就不打妖狐tag了

首无是个常年蜗居在山上的妖怪,尽量有在避着人类活动却在一个晚上被起夜的人看见了漂浮的头和冥火。
“鬼啊!”
“妖怪啊!”
“魔王啊!”
原本是鬼的传说越传越离谱,直到传到了近日里兼职斩妖除魔的妖狐耳朵里。
来到镇上的主要目的其实是撩妹和博取名声的妖狐,早就在人世间混了很久。小镇上的人惶惶不安,后来有人开始来求他的帮助,于是妖狐不负众望的上了山。
“…这就是你半夜摸上我床的理由?”
大概就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写x

不会起名并且似乎没什么意思的狐首狐[5

狐首狐注意#
冷cp瑟瑟发抖#
群里画手发粮忍不住加更#
ooc我的,首无也是我的#
两个直男互相掰弯#
突然加快进展x#
抱着一堆蓝色觉醒材料的妖狐忽然转头看着首无,低着头两根手指缴着细线的首无不经意瞟见一眼,疑惑的也转了过去。
没有亲到,差一点也没有。
妖狐:…这剧本不对。
“?”首无放下手中的丝线看着他。
“啊,没事没事。”耳尖稍动,妖狐移开视线没有和首无对视。
“说起来,你现在长得和我差不多高了啊。”首无再次比划了一下升高,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手指蹭过耳根,虽说是冒着火的式神,手却意外的冰凉,大概是像雪女一样的凉到心里。
妖狐打了个激灵,努力空出一只手来抓住首无正在比划来去的手。
“???”吓了一跳的首无用了力就把手抽了出来,和妖狐对视了三秒之后迈开腿就奔跑了起来。
“喂!”


然而非常可惜的是因为跑得慢的缘故,反倒是脑袋早就飞出去了一段距离身体还在一步一步的跨。
看着也是很心疼。
妖狐没有追上去,只是抱着觉醒的材料一边走一边想着:
我刚才想干什么来着?


回到寮里已经是傍晚,首无早就跑回来了。
妖狐把觉醒材料交给了阴阳师,同座敷童子说了句辛苦就在寮里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
啊,小生最近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这样的想法被忽然掉落在自己鼻子上的羽毛打断了。
妖狐抬头一看,不出所料的是今天看见的大妖,好吧改个口,未来的大妖。
“喂,小子,下来。”
“凭什么。”
“就凭你的狗毛掉到小生鼻子上了!”
这是什么破理由。大天狗唾弃了一秒就扑腾着翅膀落了下去。
“嚯哟,长得还挺快。”妖狐挑剔的看了看他的身高,抱胸捻着手里的羽毛像嘲讽一样开了口。
“可是你之前还没我高。”
“……总之小生现在比你高。”妖狐打了个趔趔,一手扶着墙气焰萎靡了一分。
“呵。”
“我跟你说啊小子,离安倍晴明的大崽子远一点。”半晌安静之后总算想起来自己要干什么的妖狐拍了拍未来大妖的脑袋,趾高气昂的走了远。
大天狗没有漏掉他小声嘀咕的话:
“他是我的。”
-tbc-
完了我ooc好严重啊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总之就这样草率的更新一下了x
不知不觉都周一了,尴尬。
就当加更吧。不要在意细节了
@曲秋禾 我更新了!我真的有更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