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小孩和神医 3

#又名我的天哪扁鹊有儿子了#
#幼鹊设定ooc严重私设有#
“果不其然。”第二天扁鹊顶着一头乱毛带着严重起床气开门的时候心里是这么想的。
“啊啊啊啊可爱!”同为奶妈的蔡文姬刚听见开门声音就猛的抬头看了过去接着捧脸仿佛自带冒着红心的背景,接着还在懵的扁鹊就接住了一个和自己一样高的小姑娘。
“…啊?”扁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扑在地上哭笑不得起床气也没了一半,费力的抱起蔡文姬放回代步车[bu]上。
“所以说,整个峡谷都知道这件事情了?”扁鹊平静的泡好一壶茶慢悠悠倒进杯子里,爬上椅子捧着茶杯挑眉斜眼看着蔡文姬问了。
“就是这样呀,据说孙尚香看见你现在的画像就捧着心脏恶狠狠的踹了一脚刘玄德似乎还说了'看看别人儿子在看看你儿子,分手吧刘玄德'呢。”蔡文姬一本正经的告诉扁鹊这件事情并且给了一个同情的眼神,大概意思是学会坚强。
“…等会儿,哪来的画像。”扁鹊自动忽略了儿子并且转移注意到了画像二字平静的抿了一口茶把茶杯放到桌子上看着自己围巾开口问了。
“李白请人画的呀。”“然后呢?”“卖了啊。”“……”
( *・ω・)✄╰ひ╯李太白,别让我看见你。←得知自己肖像权被毫不犹豫侵♂犯而用途是付别人酒钱以及还债的扁鹊内心大概是这样的。[李白:放下剪刀好好说话?!]
揉着额头有些痛苦的送走了蔡文姬,扁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又看了看差不多空掉的几味药材,扁鹊觉得自己更头疼了。
带上还是原来大小的药箱本来打算继续斜挎的思维被自己否定,最终草草改装了药箱成了双肩包的样式。
李白摊前。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只此一家扁鹊儿子真实面貌画像白菜价了啊。”
“……”“客官来一…噫!!”
原本百无聊赖的李白看见又有人站在自己摊前扯了个微笑刚想开口就被黑着脸的扁鹊吓得直接从凳子上滚了下去,半晌爬起来扯扯嘴角尴尬极了一副仿佛偷♂人被正房抓包的样子。
扁鹊看了一眼画像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要冷静之后抬头看着李白一字一句从牙齿里挤出字眼:“你,陪我去采点药。”
知道对方的目的不是来找茬之后李白松了口气手肘撑在桌子上托着下巴好以整暇看着扁鹊:“那,我说不呢。”
“……”扁鹊认真的思考了会儿一秒变脸,抽抽搭搭一手捂在眼睛上就要哭。
“???卧槽你别哭啊我带你去就是了啊???”李白有些手足无措的从摊子后面出来揉了揉扁鹊脑袋,斜眼冷淡看了指指点点的路人直到人慢吞吞走开才移回视线。
“你说的,不准反悔。”扁鹊放下手丝毫没有哭的痕迹,不但如此还勾起一个计划通的笑。
“行行行我说的,走了走了。”李白随意收拾了摊子拉起扁鹊缩小至少一倍的手笑了笑。
TBC
#白鹊白是糖甜到忧伤#
#写个日常混更[buni]#
#毫无剧情可言纯卖萌系列纪录片#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