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酒和天麻

#我流镜头and思维跳跃注意
#私设道士白x天麻鹊
#ooc我的,脑洞大破天,玩梗上手速度特别快
#大概有后续

5
闻言扁鹊上下仔细打量了一遍这个眼睛都快瞪出来的道士嗤笑一声,特地用上敬语来讽刺挖苦:

“这不是前不久刚大闹狄仁杰狄大人府邸不成被人密探李元芳连人带酒壶一到丢出衙门的酒鬼李白大道士么,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据说您被丢出门去的时候好像还喊了句大不了回你师父那去讨点酒钱,怎么,看您现在这落魄样……?
顺带一提,小店人手不缺,您要是手头紧不如去对家花楼舞舞剑耍耍美色?”

让旁人听见医生这几乎词句里冒火星子的话多半会吓撅过去倒地不起,主要是因为这扁鹊医生呢平时性子不愠不火说得上是冷淡里的一绝。
至于这欠削的李白究竟是个怎么回事,还得娓娓道来。

6
说那扁鹊第一次化形还不熟练,光不溜秋一身哪怕是棵草那也知羞啊。
他就躲到树后边,等着对着自己第一个遇见的人的穿着化个模样,下个誓说以后都这么穿基本就没错了草也得有点固定特色。
这好巧不巧,缘分天注定,喝的昏天黑地半个袖子都脱了的李白李道士误打误撞走错个山头闯进了扁鹊的视线。虽然直觉告诉他有些不靠谱但扁鹊还是尽量还原这装束,并且善心大发的把李白直接从山头滚了下去。

可以说非常的扁鹊式仁至义尽了。

好嘛。结果扁鹊人上了集市准备去找间店面盘下来,却被人指指点点一路,这换谁都得不爽不是?
被吵的不耐烦的扁鹊随手揪了个男路人的领子浑身冒着黑气质问:

“我这一身,有问题?”

“有、有!!你你你你怎么能裸着半边!”

扁鹊心道:……。我擦?那那个道士怎么上的街?!
本来就是容易害羞的性格,这回逼得小医生鼓着脸冲去巷子硬是给裸着半边儿变出无数圈的绷带大概可以说是能焐出痱子的程度才消停。
从此这梁子就结下了。当然,是扁鹊单方面的。

7
那李白李道士也是个有脾气的人,这么一顿明朝暗讽下来傻子都晓得这在暗着拒绝,好了嘛,连累上之前被师父刚下山的憋屈气一点即炸。

“嘿我说你这大夫咋这么阴阳怪气的,我怎么惹你你就火气这么大啊?!”

扁鹊一时语塞,沉下脸把药材往桌上狠狠一拍从柜台后边走出来站在李白面前。
然后把腰封拆了衣服一下子拉开,做的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得,现在李道士是真炸了。
毕竟当得只剩一条亵裤留在袍子下这也不是他自愿的。(其实是的
扁鹊也有点傻眼,他以前明明记着这家伙以前里面还有件白衬衣,当初也是他自己图了方便没有用道行换上,觉着那浪费。

扁鹊心道:这回栽大发了。

————
tbc
毒草:唉咋还没我戏份呢。心痛了。
后排圈sin @Sin@白鹊失心疯
我更新了(伪的)睡觉睡觉。哈欠

酒和天麻

#我流镜头and思维跳跃以及ooc注意
#白鹊
#试图复健,鬼知道这什么标题
#写点什么好呢…
#不知道有没有道士白和成精鹊?撞梗致歉

1
李白是个道士,插科打诨叮呤咣啷欠下酒钱,被道人师父吹胡子瞪眼地一脚蹬出了家门。
“哎呀这个死板的老头…”
他起身拍掉衣摆上沾着的灰,一手捡起拂尘甩到背上,再把酒壶认真的别在腰间,满不在乎的沿着山路走下去。
“不就是几两酒钱么,真是。”

2
扁鹊是个精,但他不是什么鸟精。
人是正经的草精,还是年份到了然后成精的中草药。
抓去可以抵百两酒钱[…
万物相生,相对而生。扁鹊的旁边就是一棵差点成精的毒草。
在还没成精的日子里,扁鹊每天一边吸收天地间微薄的灵气,一边受着邻居的荼毒,结果长歪了。
别的成了精的中草药,人那都是心怀天下要解救苍生于水火之中。
扁鹊独树一帜,下山开了个药店,大标四字:活人不医。
不光如此,他还在后边的小院里干起了卖毒药的行当——为了正确分别哪些是剧毒的药,他只当做没听见邻居的嚎叫,把人…不,把草连根带土地移植到了小院的花盆里。
——方便出去采药的时候携带。
“再说一遍,本店活人不医。”
扁鹊抬头看了一眼进门的不速之客,看他动手动脚似乎对自己的中药图谋不轨,这才开口制止了他。

3
李白下山之后摸了摸钱袋,发现真是剩了没多银子,砸吧砸吧嘴谋划着又去赊了一把酒钱之后瞅见一家占地算是中等但看起来人有些少的药店。
“唉,想我堂堂青莲道人,居然要沦落到去给小药店打下手…”
醒醒,李白先生,人家根本没贴招人的纸。
“哟,这不是在师父院里看见过的草药嘛,给他宝贝得…呿。”
背着拂尘的道人刚进门就注意到一溜的药柜,以至于忽略了站在药柜旁边存在感不是很高的店主。
当扁鹊开口说话时,李白还被吓了一个激灵。
“咦,这不是个人啊…”

4
道妖见面,分外眼红。
可这眼红的只是李白一人儿。
“哎哟我滴师父…这他*的是个成了精的天麻??”
李白摸索着下巴,灵机一动。
“嘿,小医生,你们这里收下手不?”

-tbc-
扁鹊:不收,快滚。
等我放假再继续写[……
把熟了一半的铲出锅[ni

80fo大感谢

我天我居然不知不觉80fo了这日子过得真快说不定下一会就百fo了
好的屁话不多讲有没有人要点蚊啊xxx
可点白鹊狐首all首‼(•'╻'• )꒳ᵒ꒳ᵎᵎᵎ
( ̄^ ̄゜)白鹊评论扣一可以的话带梗
狐首2最好带梗x
all首3!点名cp最好带梗√
‼(•'╻'• )꒳ᵒ꒳ᵎᵎᵎ想起来还拖欠一篇狐首扣四更新么么哒!
不开车!不开车!擦边球可以试试xxx
到时候看哪个数字多啦√
最后占tag致歉!

关于烤鸡

#梗来自王者荣耀大神团#
#@半度偏差 ←主要来自这位的提醒#
#赶在最后一天匆匆忙忙写的ojz#
#ooc有私设有#
事情是这样的。
先交代一下我的爹亲,李白和我的父亲,扁鹊。
介绍想必是不用的。
今午时父亲难得带我一同上了集市,父亲仔细交代三遍他在烤鸡摊让我随便去看看后,就放了钱袋在我手心急急匆匆离开了。
我也喜欢吃烤鸡,这点大概是遗传我的父亲。
爹亲本来是在酒楼拉着子房叔和重言叔喝酒,不知道为什么半路噼里啪啦一阵混乱就跑了出来。我又正巧路过酒楼门口,便和他大眼对上了小眼儿。
“阿酒,你怎么在这儿。扁鹊呢?”
果然三句离不开我父亲。
“父亲去买烤鸡了。”
“哦。要不咱先回去吧这里怪乱。你季叔来逮人了也趁机避避风头。”
“避什么风头?”
“…没什么没什么。”爹亲摆了摆手含糊不清打了个哈哈就当做回答,虽然不是很让人满意不过既然爹亲不想说也不能逼着他。
不过临走前还是瞥见了一眼西汉组的混乱。辣眼就不作描述。
然后就把还在集市的父亲抛在了脑后。



“阿酒,你先出去。”
提着烤鸡一脸阴沉的父亲一进门便是先叫我出去,虽然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生气不过还是乖乖走了出去顺便带上门。
然后里边便是断断续续的吵骂声,大概是“*你*的李太白你拉着阿酒回来也不知会一声”“你买烤鸡嘛”
诸如此类毫无营养的话。
约摸一炷香后,以父亲的一句“烤你的鸡*!!!”做结。
之后的事情便没有听见了,理由是被[bu]子[ke]休[miao]叔[shu]拉[de]走[shi]。
做人嘛,最重要的是习惯他们这种相处模式啦。
故作老成的这么说。
#完全不知道在码啥#
#一发完结#

小孩和神医 END

#又名我的天哪扁鹊有儿子了#
#因为实在没有梗所以十分草率的完结了万分抱歉#
#幼鹊设定ooc有私设有#
#爆衣play注意[buni]#
日落时候总算是匆匆忙忙背着一药箱的中草药成功出山,期间有一段路是以李白背起扁鹊扁鹊背着药箱这种谜一样的螺蛳壳状态上的山,所幸并没有遇到大型的野兽十分感人至深。
本来打算收拾收拾东西去打酒的李白却被扁鹊拉住,理由是让人难以拒绝的免费复诊x1。
细细拆掉绷带,扁鹊看着恢复不错的手臂点点头就转身卸下药箱,深吸一口气默念着早就记在脑海的放药顺序认真碾碎几味药,最后略思索了会儿取出一份的量放在药壶里慢慢烧制,药香弥漫了整个屋子把李白呛得咳嗽一声开了窗。
一脸嫌弃的捂上自己鼻子起身刚想揉搓扁鹊脑袋却在碰上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软毛时候吓了一跳,惊愕的又揉了两把直到被脸色阴沉的扁鹊一巴掌打开:“你干什么。”
“……扁鹊你?!”
“……!”
当事人扁鹊自然也发现了自己声音的变化咳嗽两声,低头本能的看了看衣服不出所料的撕裂了,皱紧眉头一把推开李白滚到自己被窝里裹紧滚成一团。
“诶扁鹊别害羞啊都是大老爷们慌什么。”看见地上布料的李白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似笑非笑看着滚成的一团调笑一样开了口,不出所料的被扁鹊狠狠瞪了一眼:“就你话多,滚。”


之后扁鹊把李白的画一律当用来烧药的柴火烧了并且据说还威胁了画师。

事后匆忙赶过来的庄周一脸可惜的表示没能收藏实在是一大遗憾,不过从此也多了个能嘲笑扁鹊的好梗。
#END#

小孩和神医 3

#又名我的天哪扁鹊有儿子了#
#幼鹊设定ooc严重私设有#
“果不其然。”第二天扁鹊顶着一头乱毛带着严重起床气开门的时候心里是这么想的。
“啊啊啊啊可爱!”同为奶妈的蔡文姬刚听见开门声音就猛的抬头看了过去接着捧脸仿佛自带冒着红心的背景,接着还在懵的扁鹊就接住了一个和自己一样高的小姑娘。
“…啊?”扁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扑在地上哭笑不得起床气也没了一半,费力的抱起蔡文姬放回代步车[bu]上。
“所以说,整个峡谷都知道这件事情了?”扁鹊平静的泡好一壶茶慢悠悠倒进杯子里,爬上椅子捧着茶杯挑眉斜眼看着蔡文姬问了。
“就是这样呀,据说孙尚香看见你现在的画像就捧着心脏恶狠狠的踹了一脚刘玄德似乎还说了'看看别人儿子在看看你儿子,分手吧刘玄德'呢。”蔡文姬一本正经的告诉扁鹊这件事情并且给了一个同情的眼神,大概意思是学会坚强。
“…等会儿,哪来的画像。”扁鹊自动忽略了儿子并且转移注意到了画像二字平静的抿了一口茶把茶杯放到桌子上看着自己围巾开口问了。
“李白请人画的呀。”“然后呢?”“卖了啊。”“……”
( *・ω・)✄╰ひ╯李太白,别让我看见你。←得知自己肖像权被毫不犹豫侵♂犯而用途是付别人酒钱以及还债的扁鹊内心大概是这样的。[李白:放下剪刀好好说话?!]
揉着额头有些痛苦的送走了蔡文姬,扁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又看了看差不多空掉的几味药材,扁鹊觉得自己更头疼了。
带上还是原来大小的药箱本来打算继续斜挎的思维被自己否定,最终草草改装了药箱成了双肩包的样式。
李白摊前。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只此一家扁鹊儿子真实面貌画像白菜价了啊。”
“……”“客官来一…噫!!”
原本百无聊赖的李白看见又有人站在自己摊前扯了个微笑刚想开口就被黑着脸的扁鹊吓得直接从凳子上滚了下去,半晌爬起来扯扯嘴角尴尬极了一副仿佛偷♂人被正房抓包的样子。
扁鹊看了一眼画像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要冷静之后抬头看着李白一字一句从牙齿里挤出字眼:“你,陪我去采点药。”
知道对方的目的不是来找茬之后李白松了口气手肘撑在桌子上托着下巴好以整暇看着扁鹊:“那,我说不呢。”
“……”扁鹊认真的思考了会儿一秒变脸,抽抽搭搭一手捂在眼睛上就要哭。
“???卧槽你别哭啊我带你去就是了啊???”李白有些手足无措的从摊子后面出来揉了揉扁鹊脑袋,斜眼冷淡看了指指点点的路人直到人慢吞吞走开才移回视线。
“你说的,不准反悔。”扁鹊放下手丝毫没有哭的痕迹,不但如此还勾起一个计划通的笑。
“行行行我说的,走了走了。”李白随意收拾了摊子拉起扁鹊缩小至少一倍的手笑了笑。
TBC
#白鹊白是糖甜到忧伤#
#写个日常混更[buni]#
#毫无剧情可言纯卖萌系列纪录片#

小孩和神医 2

#又名我的天哪扁鹊有儿子了#
#幼鹊设定ooc严重有私设#
#王荣混乱向时间线#
“小鹊你爹爹呢?”狄仁杰抱着扁鹊在房间里绕了两圈还特意去后院的私家药园望了望有些纳闷儿开口,而自己被像抱枕一样抱着的扁鹊表示很不爽,抬头狠狠瞪了一眼狄仁杰就从他怀里跳下来站在他旁边抱胸一副小大人[bu]的样子。
“说吧这次李白又犯什么事了。”稚嫩童音一字一句蹦出来带着咬牙切齿的意思,狄仁杰低头一脸震惊和不敢置信的样子实在是把扁鹊一颗老心脏戳的欲♂生♂欲♂死。
“……扁鹊?”狄仁杰迟疑着又问了一遍得到了后者肯定的答复后转为一脸“要死了扁鹊返老还童了这个长安城怎么了?!”
“…。你的账本,拿去。”扁鹊翻了个白眼走进屋拿了账本拍在他大腿上,好以整暇看着狄仁杰的脸绿了又黑宛如戏班子变脸的脸色没忍住笑出了声。
“很好,这个李白。”狄仁杰抹了把脸把账本还回去深吸一口气,“他上回和上上回欠我的酒钱还没还,现在又把这账单算我头上。这梁子不结不行了。”然后几乎是同手同脚就要出门却被扁鹊一个减速瓶止住脚步尴尬回头。
“钱,先给我付清了。”
“…哈哈哈我过会叫元芳来送钱哈哈哈我先走了。”
“你人留在这儿,我就不信你和元芳没什么别的联络方式。”
狄仁杰一脸生无可恋的被请到了椅子上坐着,感觉身体被掏空,而扁鹊则心平气和爬到椅子上倒了杯茶慢悠悠喝着。
“你说你,小就小了吧,智商怎么就不变呢。”狄仁杰屈指,指尖愤愤然敲着桌子几乎把桌敲出个洞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大概是,鹊的智商从小到大都是这么高吧。”扁鹊斜眼看了一眼狄仁杰,叹口气收回视线垂眸说了个连自己都糊弄不过去的理由不出意料的被狄仁杰鄙夷的看了一眼,“再这么看鹊,就在你账本上多加一笔。”
“行行行你最大你有理。来元芳把钱付了。”狄仁杰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觉得扁鹊的心眼儿和外表一样变小了很多,正巧密探在门口探头探脑就招了招手。
“咦,这是扁鹊他儿子吗,长得好像。”李元芳甩了甩两个耳朵拿着钱袋有些好奇看着椅子上的小孩儿睁大了眼睛,感叹一句万万没想到他是这样的扁鹊之后把钱袋放在了桌子上。
“…我是扁鹊。谢谢。”扁鹊幽幽的抬起头满眼幽怨看着这个比现在的自己还高上一对耳朵的李元芳开口,放下茶杯打开钱袋细数了一遍就挥挥手让狄仁杰拉着他密探出去了。
——总觉得不出一天全长安都会知道我变小这件事情啊。
一个看透一切的扁鹊抱着一袋子钱生无可恋。
TBC
#救命没什么好写的了#
#随随便便的一章。x#

小孩和神医

#又名我的天哪扁鹊有儿子了#
#幼鹊ooc有私设有#
#王荣背景:)#
#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的一堆坑系列#
#微白鹊白?大概x#
扁鹊第一次粗心也是第一次为自己的粗心感到头疼——是的很不巧他不小心打碎了新做好的药水,而且药效时长还没有确定——他变回了很早以前的自己。
照理说按照配方上智商会随着身高倒退,但是扁鹊发现自己似乎只是孩子气了点其他几乎没什么变了的。
“哇…哦。”
——好吧还有这个时不时就来长安城浪的李,太,白的态度也变了。让人对他的恨之切可谓比天高。
“哈哈哈哈哈哈扁鹊你怎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2333333”
“…你再笑我就对你不客气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是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_>`…狄仁杰呢,给我把这个祸害拖出去!!!
仅到李白大腿根那么点高的扁鹊十分郁闷并且向您丢了一个药瓶:“闭嘴,还想我把你这条胳膊留下的话。”
“好的我错了噗嗤…”李白一脸幸灾乐祸的半靠在床边看着正在挣扎着够到最顶层药瓶的扁鹊最后还是没能忍住嗤笑出声,懒懒散散起身小心的不去动受伤的胳膊走到扁鹊旁边伸手抓了药瓶放在他面前散发着圣母光辉。
“…啧。”扁鹊蹙眉抱着罐子走回桌子前还不忘记狠狠踩一脚李白脚尖,爬上椅子跪在上面拿着药杵捣弄,大有把药材当做李白的架势。
自从上次徐福活埋自己之后似乎是再也没有受过这么大憋屈了,神医大人深吸一口气招呼了李白仔细的解开浸血的绷带,虽说讨厌极了这个人还是不忘记提醒一句:“很疼,你忍着点啊。”然后就把药拍了上去迅速又缠上一圈绷带。
“嗷嗷嗷鹊儿你这是公报私仇嗷嗷嗷谋杀了啊啊……轻点轻点我们好好谈谈。”干嚎着的李白让扁鹊有些烦躁于是稍稍把绷带系紧了些许,撇撇嘴草草藏起绷带头就不再理会。
滑下板凳揉了揉双膝踮脚抱了药罐哒哒跑到柜子前放在了现在的自己能够到的第二层。
“诊金……”“记在狄仁杰账上!”扁鹊还没说完就被李白打断,顿了顿无奈执笔拿了账本又给狄仁杰记上一笔,“狄仁杰要是知道你这么坑他的钱你看他不追杀你一整个长安城。”
“没事儿反正他腿短追不上我…卧槽狄仁杰怎么来了我先跑了你别告诉他我来过啊。”李白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经意从窗口瞥见一个杀气腾腾的狄仁杰吓得一个激灵,急急忙忙爆了一连串的话就从另一个窗窜了出去留下一个茫然的扁鹊。
“为什么都在今…”“李白!!!”推门而入的狄仁杰几乎是在同时喊出这个名字,不经意注意到自己推门前听见的稚嫩声音和一个站在柜子前几乎和怪医同个模子刻出来的小扁鹊也变得一脸懵。
退后几步直到退出门外仔仔细细上下看了建筑三遍才一脸纳闷的进去把小扁鹊举起来:“扁鹊什么时候多了个儿子???”
“……”鹊鹊心累,但是鹊鹊不说。
#好吧还是TBC#
#下回更新不知道什么时候系列#
#授权空间注明出处作者就好,哦我叫陆球#

#如何饲养十厘米扁鹊#

#ooc严重#
#私设#
#小学生文笔#
(*๓´╰╯`๓)♡首先多谢您订购下这只小巧玲珑的越人,在此给您一些小小的饲养建议哟。
1.当您收到扁鹊的时候他可能是两种状态。
当遇到醒着的扁鹊的时候不要妄图摘掉他的围巾/拿走药箱,不然小越人对你的好感会直线下降甚至严重的会被他的毒药伤到。万一不小心激怒这个初见面的扁鹊并被下毒,不要慌,我们特地为您准备了二十四小时无偿治疗的服务。PS.如果是暴怒状态下的扁鹊下的毒,您还是洗洗睡混吃等死吧。
当遇到睡着的扁鹊的时候,请不要提起“徐福”二字不然扁鹊会立马惊醒并且…具体后果参照醒着的扁鹊。
2.当扁鹊在捣腾他的药瓶/药箱/毒镖的时候,请不要擅自制造大声音或者打扰到小扁鹊,否则请做好拨打客服电话的准备。
3.请不要随随便便喂食扁鹊奇怪的东西,尤其是酒精类食品否则后果自负dezi☆
4.当你和扁鹊打好关系后[PS.具体方法请自己摸索,迅速提升好感度的最好方法就是给小扁鹊一些实验体],你就不用担心自己的感冒发烧等普通症状啦,当然如果是癌症什么的请不要过分期待于小扁鹊,还是拨打急救电话来的好哟。
5.请时不时带着小扁鹊去一些山上散步,寻找野生的草药也是刷新好感度的好方法。
客服电话:xxxxxxxxxxx



送上小惊喜☆
自从扁鹊来了之后家里多了一股中草药的味道让人心旷神怡,劳累了一天想到明天就能放假就开始打算着带小扁鹊出去玩儿一圈。
环视周围你才忽然间想起来缺了些什么,扁鹊常用的捣药器具尚且留在桌子上,人却已经不见了。
通体发凉,失去他的恐慌让你一瞬间失了分寸以至于忘记自己进家门的时候并没有锁上。
“…?你在做什么。”沉稳的男声从门口响起带着疑惑,钥匙磕碰的声音让你顿时安心。
“回来…啊?!”
“何必大惊小怪。”比你还高的男子嫌弃的看了你一眼语气淡淡,仿佛是一件不能再正常的事情。


店家简介上的一行小字:倘若好感度刷满,说不定小扁鹊会和你一同生活哟☆请努力吧✧٩(ˊωˋ*)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