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一个说好的狐首狐彩蛋

看那么多人都说小裙子那就小裙子好了←
哦哦西我的人物网易的但我不管反正首无是我的←
官设里不存在的过去,请当做另一个设定大同小异的平行世界←

首无成为妖怪的不久之后,就在路上偶然捡到了一只额头上有花纹的漂亮妖怪。
这妖有些弱,尾巴和耳朵大摇大摆的展现在首无面前。
首无在那段时间里有些迷茫,杀他的人死了,国也破了,他似乎短暂地失去了目标。
妖狐的到来很好的缓解了这一部分的情绪,使它不再那么明显。

“喂!那个没脖子的!”放肆的妖狐并不知道面前这个妖怪的名字,他只知道他现在需要有妖带着他找到他的母亲。
“……”他虽然没脖子但是他有名字。首无淡淡的瞥了妖狐一眼,停下脚步。
“那个,你有看见我的母亲吗!是非常美丽的狐妖!”妖狐说起这事是十万分的自豪,他认为他的母亲是整个妖界最美的生灵。
“…没有。”首无想了想还是老实地回答了他。
孰料话音刚落,腿就被这家伙结结实实地抱住,首无甩了两下没把他甩下去顿时黑了一张脸,“下去!”他命令道。
妖狐在这方面还是机灵的,他很坚定的摇了摇头:“你要带我走!”

至于为什么首无真的最后把这家伙带在身边一段时间,谁知道呢。

某天首无提溜着妖狐去经常去的地方捕捉食物时,偶然间遇到了平时根本不会出现在这一带的妖怪。
首无将妖狐挡在自己身后迅速的拿出纺锤瞪着妖怪,正在首无画下一个无字即将拍向妖怪时,他感受到了身后传来的劲风。
——不好!身后!
首无正在这么想的时候就胯下一凉,一个微小的风刃打在了对面的妖怪身上发出了轻轻的“啪”一声。
“……”这是被掀起被妖狐叫做裙子的首无。
“……!”这是犯了错觉得马上要大祸临头头皮发麻的妖狐。
“……?!”这是被打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愣在那里的外来妖。
首无迅速抓住了这个机会击倒妖怪,随后阴沉着脸转头垂眼看着妖狐一字一句:“你想怎么死?”


做梦做到这里,妖狐硬生生被前辈的脸给吓得坐起。
而他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找首无,而是抱着头悔恨自己居然没有看清胖次的颜色。

然后这天一大早妖狐就被莫名发脾气的首无揍了一顿,美名其曰日常锻炼。
#失去文力我大概是一颗废ball,窒息。#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