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不会起名并且似乎没什么意思的狐首狐[7

狐首狐注意#
终于完结了我都被自己感动哭了#
彩蛋完结后不定时掉落注意查收#
ooc我的,首无是各位的#
两个直男[?]互相掰弯#
要说首无为什么没有对妖狐这样有些给给的行为厌恶的话,大概是因为他生前是军中的人吧。
暂且不论当时男风是否在民众里收到欢迎,仅他见过的与他在军中听过的这样的事,就已经可以了解到些许。
至于妖狐就完全是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阴阳师在女式神闲聊的时候偶然听见了一耳朵,才恍然地了解到妖狐最近出勤率很高,并且常常是主动离开寮里的原因。
女式神们集体转头看了一眼阴阳师之后,猛的一拍拍台阶,就把阴阳师拖了过来。


之后的三个月,妖狐都和首无一起行动。
妖狐想着:“说不定多一突二突几下阴阳师就把我换下来了吧。”
结果在他这么干一个月之后,阴阳师还是没有把他换下去,妖狐和首无就都察觉到不对劲了。
“阴阳师大人!”
“阴阳师!”
“……?”
“他/我这么浪费火能不能把他/我换下去!”
“不可以。”
妖狐沉默了半晌:“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你说说我误会什么了。”
“我……我…”妖狐深吸一口气,我了半天还是没有下文。
“误以为他和我闹矛盾?”首无帮他接了下文,却是完全没有表达出妖狐的意思。
“啊,这可没有。
“妖狐你也不小了,这些天我准备让你和首无再接触一段时间。
“因为大天狗的缘故,以后首无可能要被坐敷换下去。
“首无的御魂已经跟不上,寮里也不止他一个单体输出,比他强的也已经有冒出头的几个了,比如你。
“所以他大概要先冷藏一段时间。”
阴阳师开口,报告了最近为什么没有换掉首无妖狐这个组合的最终答案。
“……这样啊。”
信使很平静,只是点了点头。
“什么?他不是你家主力吗!?”
反倒是妖狐有点激动,将扇子狠狠拍在桌上。
“主力,也是在以前的主力了。”
阴阳师不再多说,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妖狐,就把他们赶了出去。


“阴阳师肯定是开玩笑的。”
妖狐嘟嘟囔囔着,也不知道是在跟他自己讲还是安慰首无。
“我倒是觉得是真的。”首无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倒是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怕被坐敷骂说浪费火?”
“小生会怕这个??”妖狐跳脚,扯着信使的围巾把他往眼前狠狠一扯,“你觉得小生会怕那种事情吗?”
首无猝不及防被一扯,空出手来把自己的头按在身体上的同时,差点给妖狐一锤:“你发什么神经?!”
“我没有发神经!”
“胡扯!”
“我就是没有!”
“不信!”
——和前辈赌气的妖狐,在首无拔高声音开口之后,狠狠地亲了上去。
……
…………
………………
结果如传言一样,被首无奋力打出来的1w+虚无,打回了纸人。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就这样草率的结尾了万分抱歉!
首无不上场一个月之后:
阴阳师搓了搓首无的脑袋,给他换上了一套新的全五星御魂,其中三个是+12。
妖狐:这就是你冷藏他的理由吗!!
阴阳师:吸吸。

评论(1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