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不会起名并且似乎没什么意思的狐首狐[6

狐首狐注意#
尽量在这周完结[。]#
争取半夜双更好了x#
ooc我的,首无也是我的#
最后妖狐直到阴阳师去睡了才见到首无。


换上觉醒之后几乎没有再穿过的常服的妖怪,或者说鬼,显得更加稚嫩了些。
妖怪就那么静静地站在池塘旁的石头上,不在意的让冥火将自己的脑袋托起又放下,盯着池面半晌没有移开眼睛,空洞到让人心疼。
——“出来吧。”
首无抬手揉了揉眼睛,平淡的开口。
“…呃。前辈?”
“?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喊我?”
“……”妖狐也回答不上来,只能也跟着站在石头上,“你在看什么?”
“在看一个妖怪。”
“鲤鱼精小姐?”
“……”这次轮到首无无言以对,半蹲在水池旁边一手遮住了双眼。
——“好吧好吧…不和你开玩笑。”
妖狐甩了甩蓬松的尾巴,唰的打开扇子半掩面咳嗽一声。
“要说什么?”
年轻的信使敏锐的察觉到了,仰起头和妖狐对视着。
“……”
“……?”
——救命小生好像真的要弯了??
———不不不这绝对是依赖心理。
没有研究出答案的狐狸狼狈的逃跑了,就像思春期少女一样,面对着某些人[?]没有出息的逃跑了。
——喂喂,你明明是只久经沙场的老狐狸啊。
首无叹了口气,起身拍去身上灰尘,也慢慢的走了回去。


在这之后,妖狐都尽量的避开首无,甚至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寮里新来的式神或者自告奋勇的带狗粮——目的只是为了白天能尽量少一点的和首无接触。


在那一天目睹了全过程的鲤鱼精小姐,只是单纯的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觉。
然后一传十,十传百。
最后变成了“著名老司机妖狐妄图勾引大崽子首无却被一记虚无打的落荒而逃”,至于这种和击鼓传字的结果一样的谣言是怎么传出来的,谁知道呢。
——当然也只是在女式神之间传传而已。
-tbc-
低产似ssr。
马上就要完结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彩蛋大概会不定时掉落注意查收!"٩(๑ᵒ̴̶̷͈̀ ᗜ ᵒ̴̶̷͈́)و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