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不会起名并且似乎没什么意思的狐首狐[3

拖欠了很久的磨磨唧唧产出ball#
ooc我的,首无也是我的x#
两个直男互相掰弯!#
狐首狐注意#
上一回讲到半夜发奋突突突的妖狐,在首无崽的督促下,终于从二突成功的蜕变为了突突突![?

深受打击的妖狐整天不务正业和犬神面对面,自称是“妖狐与狗对愁眠”,也不知道是哪里搭错根筋。
犬神:你看我干什么?
妖狐:发愁,去睡觉吗。
犬神:???吾鸟这里有给!!
气的妖狐一怒之下差点把扇子都拆了摔门而去:“小生不是给!”

一出门就碰见了刚打完斗鸡回来的首无一行,结果被晴明和神乐眼神洗礼了一波。
首无:…看错你了。
妖狐:???
莹草:噫。给给的。
妖狐:不是??小生??
信使正了正神色,等到晴明几人先行离开之后才提起一个布袋:“没有和晴明上报,留给你的两三个红达摩,你可以选择拉去结界或者吃掉。”
“哇那小生很感动哦。”妖狐抱着布袋棒读着这么讲。
“感动还不如多突几下,给给狐。”
“……。”小生真的要生气了哦??真的哦??

于是妖狐的日子就在与犬神对愁眠→吃达摩→突突突中度过了。[呸
直到那位大妖的突然造访。

“夭寿啦非洲晴明出ssr啦!!!”
寮里跑速最快的山兔扯着山蛙头上的花几乎是球一样滚了进来,一进门就将一摞子式神炸的一懵。
“第二个ssr。”←一脸平静的阎魔
“据说是个能帮忙洗衣服的ssr,一定很温和吧。”←欣慰的姑获鸟
“但愿这次不要爆肝。”←座敷童子
“qvq据说掉毛超厉害啊感觉要窒息了。”←扫地工
“完了小生要失宠了。”←万脸恐慌的妖狐
“…又要带人了。”←认命的首无收起今天刚给妖狐准备的两个红达摩。
不得不说你的预感很准呢,狐崽。

-tbc-
( >̶̥̥̥᷄д<̶̥̥̥᷅ )推得是狐首请放心吧!!
↑其实是不会写三角x
↑↑才更新这么点真的是好意思吗!!
呜呜呜我也不想啊食用祝愉!!!( >̶̥̥̥᷄д<̶̥̥̥᷅ )

评论(2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