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家养狐

#今天有崽和跳哥了吗#
#没有#
#我都狠心把跳妹觉醒了倒是给我啊爸爸!!#
最后在跳弟和跳哥良心发现以及崽儿的故意阻挠下总算是避免了从此失去尾巴球的悲剧。
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沾过荤腥的崽儿总算是没有忍住,趁着跳跳家三人都去棺材里挺尸的时候偷偷摸摸溜达去了巷子,再出来又是一只帅狐。
“美丽的烧酒啊!你就是我的mas…命定之人!要同小生一起享受极乐吗!”
“不去。滚。”
嘤嘤嘤现在京都的姑娘都这么难骗了吗!
已经受挫不下十次的脸狐第二次体会到切肤之痛。
“哎呀晴明大人真帅prpr”“博雅最帅表示不服!”
哦,晴明啊。
……嗯???Σ(っ °Д °;)っ
“这位美丽的少女啊,请问你们刚才说的是那位(坏人好事迷之地府便利店非洲非到博雅都看不见)阴阳师晴明吗?”
“是啊。你不知道么!现在他可算是出名了!”
妖·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世纪·都是沉迷跳妹的错·狐带着上回被晴明坏了鲤鱼精的好事和现在被抢走风头以及多日没有沾荤腥的火气提着扇子就去找了晴明。
“晴明!”
“晴明大人今天不在喔。”
坐在院中的神乐和八百比丘尼都注意到了嗲毛的脸狐,神乐嚼着博雅带来的椿饼慢吞吞开口。
“啊,抱歉抱歉。小生失态了。”
妖狐对于自己在美丽的姑娘面前失态很是后悔,深吸一口气又是平日里优雅的标准狐狸笑。
“那可否告知晴明去哪儿了呢?”
“去帮鬼使兄弟除妖啦。”
地府便利店名不虚传。



并没有成功找到晴明的狐狸漫不经心的跳回了跳跳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三个已经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跳跳虎视眈眈的看着蹲在房顶不上不下因为忘记变回小狐狸十分尴尬的崽。
“哎呀,狐狸叔叔!你看见我的狐狸了吗!”
并没有察觉到尴尬气氛的跳跳妹妹甩了甩袖子和马尾率先开口。
过了三秒之后反应过来的跳跳兄弟一脸“keke看你这次怎么下场”并不打算帮忙。
狐狸慢吞吞的从墙另一面跳下去,然后兜兜转转饶了一圈之后再坐在跳跳家门前轻轻嗷了一声。
“呀!紫薯!”
这是什么诡异的名字??
被抱起来的脸狐趴在跳妹的肩膀上,看了眼大小舅子之后又开始纠结起了称呼问题。
#不明不白的就这么end#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