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小孩和神医 2

#又名我的天哪扁鹊有儿子了#
#幼鹊设定ooc严重有私设#
#王荣混乱向时间线#
“小鹊你爹爹呢?”狄仁杰抱着扁鹊在房间里绕了两圈还特意去后院的私家药园望了望有些纳闷儿开口,而自己被像抱枕一样抱着的扁鹊表示很不爽,抬头狠狠瞪了一眼狄仁杰就从他怀里跳下来站在他旁边抱胸一副小大人[bu]的样子。
“说吧这次李白又犯什么事了。”稚嫩童音一字一句蹦出来带着咬牙切齿的意思,狄仁杰低头一脸震惊和不敢置信的样子实在是把扁鹊一颗老心脏戳的欲♂生♂欲♂死。
“……扁鹊?”狄仁杰迟疑着又问了一遍得到了后者肯定的答复后转为一脸“要死了扁鹊返老还童了这个长安城怎么了?!”
“…。你的账本,拿去。”扁鹊翻了个白眼走进屋拿了账本拍在他大腿上,好以整暇看着狄仁杰的脸绿了又黑宛如戏班子变脸的脸色没忍住笑出了声。
“很好,这个李白。”狄仁杰抹了把脸把账本还回去深吸一口气,“他上回和上上回欠我的酒钱还没还,现在又把这账单算我头上。这梁子不结不行了。”然后几乎是同手同脚就要出门却被扁鹊一个减速瓶止住脚步尴尬回头。
“钱,先给我付清了。”
“…哈哈哈我过会叫元芳来送钱哈哈哈我先走了。”
“你人留在这儿,我就不信你和元芳没什么别的联络方式。”
狄仁杰一脸生无可恋的被请到了椅子上坐着,感觉身体被掏空,而扁鹊则心平气和爬到椅子上倒了杯茶慢悠悠喝着。
“你说你,小就小了吧,智商怎么就不变呢。”狄仁杰屈指,指尖愤愤然敲着桌子几乎把桌敲出个洞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大概是,鹊的智商从小到大都是这么高吧。”扁鹊斜眼看了一眼狄仁杰,叹口气收回视线垂眸说了个连自己都糊弄不过去的理由不出意料的被狄仁杰鄙夷的看了一眼,“再这么看鹊,就在你账本上多加一笔。”
“行行行你最大你有理。来元芳把钱付了。”狄仁杰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觉得扁鹊的心眼儿和外表一样变小了很多,正巧密探在门口探头探脑就招了招手。
“咦,这是扁鹊他儿子吗,长得好像。”李元芳甩了甩两个耳朵拿着钱袋有些好奇看着椅子上的小孩儿睁大了眼睛,感叹一句万万没想到他是这样的扁鹊之后把钱袋放在了桌子上。
“…我是扁鹊。谢谢。”扁鹊幽幽的抬起头满眼幽怨看着这个比现在的自己还高上一对耳朵的李元芳开口,放下茶杯打开钱袋细数了一遍就挥挥手让狄仁杰拉着他密探出去了。
——总觉得不出一天全长安都会知道我变小这件事情啊。
一个看透一切的扁鹊抱着一袋子钱生无可恋。
TBC
#救命没什么好写的了#
#随随便便的一章。x#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