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小孩和神医

#又名我的天哪扁鹊有儿子了#
#幼鹊ooc有私设有#
#王荣背景:)#
#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的一堆坑系列#
#微白鹊白?大概x#
扁鹊第一次粗心也是第一次为自己的粗心感到头疼——是的很不巧他不小心打碎了新做好的药水,而且药效时长还没有确定——他变回了很早以前的自己。
照理说按照配方上智商会随着身高倒退,但是扁鹊发现自己似乎只是孩子气了点其他几乎没什么变了的。
“哇…哦。”
——好吧还有这个时不时就来长安城浪的李,太,白的态度也变了。让人对他的恨之切可谓比天高。
“哈哈哈哈哈哈扁鹊你怎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2333333”
“…你再笑我就对你不客气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是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_>`…狄仁杰呢,给我把这个祸害拖出去!!!
仅到李白大腿根那么点高的扁鹊十分郁闷并且向您丢了一个药瓶:“闭嘴,还想我把你这条胳膊留下的话。”
“好的我错了噗嗤…”李白一脸幸灾乐祸的半靠在床边看着正在挣扎着够到最顶层药瓶的扁鹊最后还是没能忍住嗤笑出声,懒懒散散起身小心的不去动受伤的胳膊走到扁鹊旁边伸手抓了药瓶放在他面前散发着圣母光辉。
“…啧。”扁鹊蹙眉抱着罐子走回桌子前还不忘记狠狠踩一脚李白脚尖,爬上椅子跪在上面拿着药杵捣弄,大有把药材当做李白的架势。
自从上次徐福活埋自己之后似乎是再也没有受过这么大憋屈了,神医大人深吸一口气招呼了李白仔细的解开浸血的绷带,虽说讨厌极了这个人还是不忘记提醒一句:“很疼,你忍着点啊。”然后就把药拍了上去迅速又缠上一圈绷带。
“嗷嗷嗷鹊儿你这是公报私仇嗷嗷嗷谋杀了啊啊……轻点轻点我们好好谈谈。”干嚎着的李白让扁鹊有些烦躁于是稍稍把绷带系紧了些许,撇撇嘴草草藏起绷带头就不再理会。
滑下板凳揉了揉双膝踮脚抱了药罐哒哒跑到柜子前放在了现在的自己能够到的第二层。
“诊金……”“记在狄仁杰账上!”扁鹊还没说完就被李白打断,顿了顿无奈执笔拿了账本又给狄仁杰记上一笔,“狄仁杰要是知道你这么坑他的钱你看他不追杀你一整个长安城。”
“没事儿反正他腿短追不上我…卧槽狄仁杰怎么来了我先跑了你别告诉他我来过啊。”李白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经意从窗口瞥见一个杀气腾腾的狄仁杰吓得一个激灵,急急忙忙爆了一连串的话就从另一个窗窜了出去留下一个茫然的扁鹊。
“为什么都在今…”“李白!!!”推门而入的狄仁杰几乎是在同时喊出这个名字,不经意注意到自己推门前听见的稚嫩声音和一个站在柜子前几乎和怪医同个模子刻出来的小扁鹊也变得一脸懵。
退后几步直到退出门外仔仔细细上下看了建筑三遍才一脸纳闷的进去把小扁鹊举起来:“扁鹊什么时候多了个儿子???”
“……”鹊鹊心累,但是鹊鹊不说。
#好吧还是TBC#
#下回更新不知道什么时候系列#
#授权空间注明出处作者就好,哦我叫陆球#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