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酒和天麻

#我流镜头and思维跳跃注意
#私设道士白x天麻鹊
#ooc我的,脑洞大破天,玩梗上手速度特别快
#大概有后续

5
闻言扁鹊上下仔细打量了一遍这个眼睛都快瞪出来的道士嗤笑一声,特地用上敬语来讽刺挖苦:

“这不是前不久刚大闹狄仁杰狄大人府邸不成被人密探李元芳连人带酒壶一到丢出衙门的酒鬼李白大道士么,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据说您被丢出门去的时候好像还喊了句大不了回你师父那去讨点酒钱,怎么,看您现在这落魄样……?
顺带一提,小店人手不缺,您要是手头紧不如去对家花楼舞舞剑耍耍美色?”

让旁人听见医生这几乎词句里冒火星子的话多半会吓撅过去倒地不起,主要是因为这扁鹊医生呢平时性子不愠不火说得上是冷淡里的一绝。
至于这欠削的李白究竟是个怎么回事,还得娓娓道来。

6
说那扁鹊第一次化形还不熟练,光不溜秋一身哪怕是棵草那也知羞啊。
他就躲到树后边,等着对着自己第一个遇见的人的穿着化个模样,下个誓说以后都这么穿基本就没错了草也得有点固定特色。
这好巧不巧,缘分天注定,喝的昏天黑地半个袖子都脱了的李白李道士误打误撞走错个山头闯进了扁鹊的视线。虽然直觉告诉他有些不靠谱但扁鹊还是尽量还原这装束,并且善心大发的把李白直接从山头滚了下去。

可以说非常的扁鹊式仁至义尽了。

好嘛。结果扁鹊人上了集市准备去找间店面盘下来,却被人指指点点一路,这换谁都得不爽不是?
被吵的不耐烦的扁鹊随手揪了个男路人的领子浑身冒着黑气质问:

“我这一身,有问题?”

“有、有!!你你你你怎么能裸着半边!”

扁鹊心道:……。我擦?那那个道士怎么上的街?!
本来就是容易害羞的性格,这回逼得小医生鼓着脸冲去巷子硬是给裸着半边儿变出无数圈的绷带大概可以说是能焐出痱子的程度才消停。
从此这梁子就结下了。当然,是扁鹊单方面的。

7
那李白李道士也是个有脾气的人,这么一顿明朝暗讽下来傻子都晓得这在暗着拒绝,好了嘛,连累上之前被师父刚下山的憋屈气一点即炸。

“嘿我说你这大夫咋这么阴阳怪气的,我怎么惹你你就火气这么大啊?!”

扁鹊一时语塞,沉下脸把药材往桌上狠狠一拍从柜台后边走出来站在李白面前。
然后把腰封拆了衣服一下子拉开,做的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得,现在李道士是真炸了。
毕竟当得只剩一条亵裤留在袍子下这也不是他自愿的。(其实是的
扁鹊也有点傻眼,他以前明明记着这家伙以前里面还有件白衬衣,当初也是他自己图了方便没有用道行换上,觉着那浪费。

扁鹊心道:这回栽大发了。

————
tbc
毒草:唉咋还没我戏份呢。心痛了。
后排圈sin @Sin@白鹊失心疯
我更新了(伪的)睡觉睡觉。哈欠

评论(3)

热度(27)

  1. Sign向@刷白鹊的子博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转载了此文字
    马着等飞机的时候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