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球.骑着墙头到处跑

吃海盗团内销,all佩向
爬墙回白鹊[ni
天雷狗崽酒魚藥魚。抱歉
头像@oooncty

酒和天麻

#我流镜头and思维跳跃以及ooc注意
#白鹊
#试图复健,鬼知道这什么标题
#写点什么好呢…
#不知道有没有道士白和成精鹊?撞梗致歉

1
李白是个道士,插科打诨叮呤咣啷欠下酒钱,被道人师父吹胡子瞪眼地一脚蹬出了家门。
“哎呀这个死板的老头…”
他起身拍掉衣摆上沾着的灰,一手捡起拂尘甩到背上,再把酒壶认真的别在腰间,满不在乎的沿着山路走下去。
“不就是几两酒钱么,真是。”

2
扁鹊是个精,但他不是什么鸟精。
人是正经的草精,还是年份到了然后成精的中草药。
抓去可以抵百两酒钱[…
万物相生,相对而生。扁鹊的旁边就是一棵差点成精的毒草。
在还没成精的日子里,扁鹊每天一边吸收天地间微薄的灵气,一边受着邻居的荼毒,结果长歪了。
别的成了精的中草药,人那都是心怀天下要解救苍生于水火之中。
扁鹊独树一帜,下山开了个药店,大标四字:活人不医。
不光如此,他还在后边的小院里干起了卖毒药的行当——为了正确分别哪些是剧毒的药,他只当做没听见邻居的嚎叫,把人…不,把草连根带土地移植到了小院的花盆里。
——方便出去采药的时候携带。
“再说一遍,本店活人不医。”
扁鹊抬头看了一眼进门的不速之客,看他动手动脚似乎对自己的中药图谋不轨,这才开口制止了他。

3
李白下山之后摸了摸钱袋,发现真是剩了没多银子,砸吧砸吧嘴谋划着又去赊了一把酒钱之后瞅见一家占地算是中等但看起来人有些少的药店。
“唉,想我堂堂青莲道人,居然要沦落到去给小药店打下手…”
醒醒,李白先生,人家根本没贴招人的纸。
“哟,这不是在师父院里看见过的草药嘛,给他宝贝得…呿。”
背着拂尘的道人刚进门就注意到一溜的药柜,以至于忽略了站在药柜旁边存在感不是很高的店主。
当扁鹊开口说话时,李白还被吓了一个激灵。
“咦,这不是个人啊…”

4
道妖见面,分外眼红。
可这眼红的只是李白一人儿。
“哎哟我滴师父…这他*的是个成了精的天麻??”
李白摸索着下巴,灵机一动。
“嘿,小医生,你们这里收下手不?”

-tbc-
扁鹊:不收,快滚。
等我放假再继续写[……
把熟了一半的铲出锅[ni

评论(7)

热度(36)